新屋溪海岸水質監測站啟用 保護藻礁生態系

桃園市黃治峯秘書長於31日在新屋溪出海口上游的台61橋下親自主持第2座海岸水質即時監測站揭牌啟用典禮。黃秘書長指出,新屋溪出海口位於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的核心區範圍內,該區不僅是魚、蝦、蟹、貝的繁殖場所,更是候鳥南北遷徙的中繼站,因此需要更嚴格的保護,選擇在此設置水質即時監測站的目的,除了可遏止不肖業者趁著黑夜或下雨天偷排廢水外,更可進行長期觀測研究,建立水質水量基礎資料,作為藻礁復育計畫的決策參考,另外也同步設置垃圾攔污索,有效攔阻來自河川上游的垃圾,藉以降低塑膠垃圾對於藻礁生態的危害。

黃治峯秘書長表示,第1座埔心溪測站已於去年8月正式啟用,24小時連續監測埔心溪水質狀況,是保護許厝港濕地生態的堅強堡壘,第二座設於新屋溪出海口,負有保護觀新藻礁的重責大任,而且在檢測功能上比第一座更加優化,而第三座海岸水質監測站將設於南崁溪出海口,預計於明年8月完工啟用,未來將以每年設置1座的速度,完備海岸水質即時監測網。

此外,今年7月已與交通部中央氣象局及國立中央大學簽署合作協議書,將自明年開始執行桃園海象監測網佈建計畫,在未來三年內佈設完成6座海象高頻雷達系統,可即時觀測海面的波浪、海流及季風等重要資訊,對於海洋污染物擴散模擬、救災搜救的追蹤預測,以及危險海象警示等都有非常大的助益,所有水質、海象的即時監測數據,都會直接回傳到海岸環境監測科技中心做研究分析,是聯合守護桃園海岸的三道重要防線。

環保局長呂理德說,藻藻礁是由無節珊瑚藻類死亡鈣化後,沉積於礫石灘上所形成石灰岩礁體的「植物礁」,平均10年才可生成1公分,為了保育這存在至少4000年的海洋珍寶,2014年劃設「桃園觀新藻礁生態系野生動物保護區」加強保護,觀新藻礁位於觀音區小飯壢溪以南、後湖溪口以北的沿海,長度約4.3公里,總面積315公頃,分為核心區、緩衝區、永續利用區分級管理,因為藻礁多孔隙的物理環境,非常適合海洋生物棲息躲藏,因此孕育非常多的海洋生物,有海洋生物育嬰房的美稱,目前共發現有10種藻類、129種動物,動物密度是高美濕地的5倍,香山濕地的8倍,具有豐富的生物多樣性。

海管處表示,海岸水質監測站可量測河川流量,並同時監測10種水質項目,包括流量、溫度、鹽度、pH、溶氧、導電度、氧化還原電位、化學需氧量、氨氮及銅離子等,約每20分鐘就可測得1筆數據,新屋溪測站參考第1站埔心溪站的經驗,進行多項功能優化設計,例如攔污閘孔增加回水自動沖洗裝置,減少清潔人力需求;抽水馬達增加單向電表,增加馬達運轉診斷、水位及漏水警報功能;以空調設備取代排風扇,藉以減少測站開孔,以免站內設備受到海風鹽蝕;所有管線配置增加可活動關節,方便內管清淤及刷洗;感測器之自動清洗空壓機由原先之2kg增強為5kg,以免生物膜附著影響檢測準確度。

Resource:https://news.pchome.com.tw/public/taiwanhot/20200831/index-59887953381504221016.html

剷「溼地殺手」保生態 金門移除互花米草

來自美洲的互花米草入侵金門,帶來潮間帶陸化的問題,金門縣府10年來已移除約111公頃,目前持續在浯江溪口、洋山灣進行作業,希望遏阻這種外來強勢植物在金門擴大版圖,減少對本土生態環境干擾程度。

縣府指出,互花米草原產地為美國東南部海岸,為多年生禾本科植物,生長於沼澤、濕地及潮間帶,植株耐鹽、耐淹、抗風浪,種子可隨風浪傳播深達60公分的灘土中,單株1年內可繁殖幾十甚至上百株,由於繁殖力強、根系發達的特點,曾被認為是保灘護堤、促淤造陸的最佳植物,卻也帶來潮間帶陸化問題,不但破壞動植物棲地環境,更影響近海海水交換能力,導致海水水質下降,因此也被視為「溼地殺手」。

中國大陸從美洲引進至長江口後,擴散成為東南沿海最強勢的入侵植物,台、金兩地都可看到它們的蹤跡,縣府建設處近年來爭取農委會經費補助,並委託社團法人荒野保護協會協助在浯江溪口、洋山灣、官澳海堤以及中蘭等處,實施生長趨勢調查與移除實驗,自2008年至2019年間,移除面積已達111公頃。

縣府今年度在浯江溪口、洋山灣等互花米草大面積且密集的生長區,持續以機械進行大面積移除,再配合人力拔除或割除,估計約1年的時間即可恢復原有生態相。機械移除過程會造成底土及微區域環境的改變,縣府也提醒下海的民眾注意安全。

民眾若發現它們的蹤跡,可通報縣府建設處082-321254,以便安排移除作業,避免不斷擴張蔓延,減少外來種對金門濱海生態的危害。

Source:https://www.chinatimes.com/realtimenews/20200812007019-260405?chdtv

澎縣府設15處繫纜 保護珊瑚礁

澎湖南方四島擁有最美珊瑚礁群,連日驚見不肖遊艇業者恣意破壞珍貴珊瑚礁,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與澎湖縣政府合作,設置15處繫纜浮球設施,展開搶救海洋大作戰。

澎湖南方四島東吉嶼、西吉嶼、東嶼坪嶼、西嶼坪嶼,由內政部海洋國家公園管理處於2014年正式公告為「澎湖南方四島國家公園」,這是全台第2座海洋型國家公園。

四島保護區海域生態資源豐富、物種多樣性高,尤其擁有整片紫色鹿角珊瑚群的「澎湖海底薰衣草森林」蔚為奇景,彷彿童話般的電影畫面更是浮潛天堂。

近期報復性旅遊席捲澎湖,觀光人潮爆棚,旅遊業者搶客人無所不用其極;民眾爆料近日在東嶼坪海域浮潛,赫見1艘營業遊艇從船上拉著約40公尺長繩連接延伸至海面另一端的浮球,為了便於戲水遊客拉著繩索浮潛觀賞珊瑚海,浮球水下清楚地纏繞勾著珊瑚礁,珍貴生態危在旦夕。

民眾痛訴看了好心疼,痛批不肖業者為了賺錢胡亂搞,只看眼前不顧未來,任意破壞國際級的珊瑚礁美景。

海管處緊急發警訊,邀集澎湖縣府合作設置繫纜浮球設施保護珊瑚礁生態,陸續在南方四島水域遊憩活動熱點設置15處繫纜浮球設施,便於遊憩業者固定船艇使用,避免隨意下錨破壞了珊瑚礁。

海管處重申,違反規定私自下錨破壞珊瑚礁,將依國家公園法得處3000元罰鍰,並視實際損害情形要求賠償。

Resource: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200811000577-260107?utm_source=dable&utm_medium=referral&utm_campaign=recmd1&chdtv

永續海洋

  • 海洋能吸收1/4的二氧化碳,並且是一個重要的食物來源,若海洋生態被破壞,將會影響人類生存。
  • 聯合國其中一項永續發展目標SDG(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是關於海洋的保育及永續利用海洋資源以促進永續發展。
  • 珊瑚礁是海洋單位面積生產力最高、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如同陸地上的熱帶雨林生態系,珊瑚礁的保育是海洋永續非常中重要的工作項目。
  • 漁業捕撈的方法和數量將影響到海洋的永續,消費者能夠做到的是去了解食物的來源和多吃數量多的魚,少吃稀有魚。

聯合國海洋永續發展願景

世界海洋日,喚起海洋保育的關注

吃好魚救海洋:英國如何實踐「永續海鮮」?消費者可以怎麼做?

 

吃好魚救海洋:英國如何實踐「永續海鮮」?消費者可以怎麼做?

2015 年台灣遭歐盟發了黃牌後,漁業署便開始積極打擊非法捕撈及漁工,盼能儘快撤除這張不名譽的國際標籤。當台灣還在氣喘吁吁地追趕著合法捕撈議題時,英國素人名廚 Hugh Fearnley-Whittingstall 早已深入源頭,揭露「硬性漁撈量」對永續漁業造成的傷害。其紀錄片在英國投下極大的震撼彈,短短幾個月內就吸引到 87 萬人簽字支持,也迫使歐盟修正原有規定,禁止將誤捕的魚丟回海中。

時過多年,漁撈量這個燙手山芋仍在英國議會中發燒,到底「永續漁業」(sustainable fishery)的背後有多少不為人知的暗黑面?而消費者又該怎麼分辨市場上的海產?筆者這就帶大家到英國市場一窺究竟。

甚麼是「永續海鮮」?

簡單的說,就是避免枯竭海資源的海產:

就捕撈方式來說,過去大型商業漁船常用的底拖網、流刺網,也被稱作「死亡之網」,一次雖可捕捉重達幾百公噸的魚,但大小通吃的結果,造成沒有商業價值的小魚被隨意丟棄,既沒有上到消費者的餐桌,也沒機會繁殖下一代,成為過漁的凶器。而一支釣、延繩釣則是選擇性捕撈的一種方式,鎖定特有種,較能保護小魚,也因而成為永續海鮮的主要捕釣方式。

除了漁撈方式外,現存魚種也是重要指標:專家一般建議民眾多吃數量充沛的海魚,以免浩劫單一魚種。英國海洋保育協會(Marine Conservation Society)製作了《好魚選購指南》(Good Fish Guide),就是要讓消費者知道哪些魚最好少買少吃。

在台灣,魚蝦是每日飲食基本菜色,因此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中心也發行了《台灣海鮮選擇指南》,教導民眾少吃稀有種,多吃常見種,以挽救日益枯竭的海洋資源。

有趣的是,英國人跟台灣人剛剛好相反,大部分的人並不喜歡吃魚。統計數據指出,英國超過一半的成年人每周食用的海鮮量,低於醫生建議的 280 公克(約一至兩片鮭魚切片),且絕大多數只吃所謂的 5 大暢銷魚:鮭魚、鱈魚、黑線鱈、明蝦及鮪魚。正因如此,過去英國沿海的 5 大暢銷魚數量遽減,不少英國大廚如傑米奧利佛、湯姆艾金森皆意識到「過漁」的嚴重性,出面倡導食用不同的海鮮──鯖魚、沙丁魚、鱒魚、淡菜都是歐盟海域數量很充足的魚種,只要學會烹調,一樣營養美味。

既然野生的魚快吃光了,吃養殖的就沒問題?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真正一語道出養殖業的弊病。

隨著野生海魚數量不斷下降,而食用人口卻未因此減少的窘境,養殖業聽起來是唯一的方法,但從複雜的生物鏈來看,養殖場的魚沒有外來的食物供應,如何健康的飼養呢?

其實,海裡的魚吃甚麼,養殖場的魚就吃甚麼。換句話說,本來就靠吃海中微生物及小魚的大魚,還是得吃這樣的飼料,飼料的來源正是那些漁船捕捉到沒有人要吃的小魚,經加工後,用以餵養一般消費者喜食的大魚。一公斤的養殖鮭魚要吃掉兩公斤以上的小魚,才能長成;這對已經脆弱的海洋生態,反而造成更大的負擔,也再次耗竭低層食物鏈。

此外,養殖漁業不侷限於單一國家,而是全球供應鏈的問題。舉例來說,魚罐頭往往來自東南亞如泰國、印尼、越南等,這些代工廠的魚飼料來源,幾乎不可考,也就是說,很有可能是從底拖網、流刺網這種死亡之網下捕捉到的小魚。這樣的食品在全球市場販賣,英國的消費者很可能為了保護海洋,特地選養殖魚,反而栽入陷阱而不自知。

英國著名的 John West 鮪魚罐頭向來打著永續漁業的口號,吸引消費者購買;但其東南亞製造廠所用的魚飼料,正是黑心捕捉來的小魚。醜聞一爆發,大型英國超市皆拒絕讓 John West 的罐頭上架,直至 2016 年該公司拆除「永續海鮮」的包裝後,紛爭才告一段落。

那麼,「認證標章」有用嗎?

雖然「永續海鮮」的概念在英國已倡導多年,但落實到消費者市場的途徑仍相當有限。為了讓消費者安心,英國超市通常會標示出魚的來源及捕捉方式,這是目前購買永續海鮮最有效率的方法。不少國際性非營利機構如海洋管理協會(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水資源管理協會(Aquaculture Stewardship Council)及海洋之友(Friend of the Sea)等,也都有核發永續海鮮的標章。

不過,通過認證的漁產,通常比市價貴上 10%,且跟肉類產品相比,魚的價格本就高一些,一般家庭是否能負擔認證後的飲食成本,也是一個問題。舉例來說,一公斤的鱈魚或鮭魚大約是 22-30 英鎊不等(新台幣約 900-1,200 元),其他較珍稀的魚種如龍利魚(Dover sole)及鮟鱇魚(Monk fish),一公斤要價 27-35 英鎊(新台幣約 1,100-1,500 元)。在經濟的壓迫下,不少人可能選食鮭魚或鮪魚罐頭,但此舉反而違背認證永續海鮮的初衷。

更深入來看,即便消費者願意多付一點錢,採買所謂的良心食材,目前國際上尚無具有絕對公信力的統一標章;即便是知名的海洋管理協會,也只是透過獨立的認證公司,核發證書給通過稽核的捕撈公司,而非認證每一條捕到的魚。因此海洋專家學者曾建議,認證標章不應寫「永續海鮮」,而應改成「來自永續漁業公司」,至於現有的標章是否有誤導消費者的嫌疑,國際有機超市龍頭 Whole Foods 的發言人雖公開支持認證標章,但他們也承認:「該制度未臻完美,仍有進步空間。」(a work in progress, not a work of perfection)。

身為消費者,可以怎麼做?

實際上,在歐盟執委會的規定下,英國的漁產地來源及捕撈方式已相當公開透明了。只是「永續漁業」被納入全球供應鏈後,不再是單一國家或地區就能扭轉的問題,身為消費者的我們除了等待政府行動外,也應思考如何拿回控制權。

近年來環保團體提倡的消費者革命,已走出石化燃料為主的高汙染工業,擴及到一般民生日常用品。消費者買的不再只是產品本身,還考慮到附加價值跟形象。價格不再是驅動購買慾的唯一考量,消費者做決定的過程中還包含了社會責任與個人品牌再現。正如上例 John West 魚罐頭,食安嚴謹影響到公司的形象,也直接反映在消費量上。

那麼消費者該怎麼做呢?首先,購買任何魚產品時,主動詢問捕撈方式。這種土法煉鋼的方法,聽起來不怎麼有效,畢竟魚販說的天花亂墜,也難以追究真偽。但主動詢問會讓商家警覺到消費者喜好的改變,未來也更願意配合法規的變更。

其次,配合《好魚指南》,購買數量豐沛的品種,儘量吃當地盛產的海鮮,避免遠洋捕撈的進口海產。在英國,儘量少吃鱈魚及鮭魚,嘗試看看花枝跟淡菜;在台灣,竹筴魚及秋刀魚等洄游性魚種,是不錯的選擇。

以及,思考如何減少攝取動物性蛋白,無論是肉類還是魚類,在快速養殖的過程中,難免有用藥的問題,能否靠攝取不同的食物或蔬菜,取代大魚大肉的飲食,是永續飲食的一環。

最後,以行動支持漁夫!海中魚蝦數量減少是不爭的事實,市場價格未反應供不應求的狀況,顯示我們仍在靠超量捕撈來彌補消費市場。若能根據各人財務的狀況,堅奉「寧可吃得少,也要吃得好」的原則,採買明確標示出產地及捕撈方式的魚蝦,便能調整市場機制。個人消費習慣看似微小,但當一群消費者凝聚共識,就會對市場造成極大的震撼,或許從消費者端刺激捕撈業,遠比從法規端來限制更為有效!

來源:https://crossing.cw.com.tw/article/11796

世界海洋日,喚起海洋保育的關注

海洋佔地球表面 72%,是地球最主要的生態系之一,更是生物多樣性的寶庫。從氣候調節、資源開發、交通運輸、和漁業捕撈,與人類關係密切。但人做為陸地的動物,以一般人而言,對於海洋的知識相對匱乏,海洋生態的保護和關注也相當稀缺。

為什麼關注海洋

海洋吸收了約四分之一由人類活動產生的二氧化碳,因為儲存了93%溫室氣體所累積在地表的多餘熱量,導致海洋溫度升高,酸化、氧氣含量降低,嚴重影響了海洋生態和水下生物。加上人類對海洋的過度開發、捕撈、污染和破壞,讓海洋承受的強度不斷增加,因此海洋和沿海生物多樣性的保護和永續利用,成為《生物多樣性公約》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等國際多邊談判的重要議題。

從人類生存角度,海洋資源是一種重要的食物來源,魚是蛋白質來源之一;150公克的魚肉就能提供成人超過一半的每日蛋白質需求。全球有32億人口依靠魚類做為基本蛋白質來源,因此先不論氣候暖化和海洋生態護育的環保層面,從糧食供應的角度,當養活數十億人口的海洋資源受到破壞而消失,同時也增加了對陸地生態系統的承載壓力,例如已經不斷減少的森林,和過度開發使用的農耕地等,海洋保護是一個需要正視的問題。

2018年全球魚產量約為1.79億噸,其中的1.56億噸最終出現在我們的餐桌上。聯合國糧食暨農業組織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統計,從1990到2018年,全球漁業捕撈產量成長14%,全球水產養殖產量從1990到2018年成長 527%,魚類做為食物來源的消耗,成長122%;即便出於自私的生存原因,人類應該致力保護海洋生態和水域資源,確保漁業和水產養殖的永續,和人類生存的永續。

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SDGs 14 Life Below Water

聯合國為了人類永續生存,訂定17項永續發展目標 (Sustainable Develpoment Goals, SDGs),其中關於海洋的是第14項 Life Below Water 保護和永續利用海洋生態和海洋資源,以促進永續發展 (Conserve and sustainably use the oceans, seas and marine resource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如果要展開細項目標,大致有幾方面:減少各式海洋污染和海洋廢棄物;以永續方式管理並保護海洋與海岸生態;降低和減緩海洋酸化的影響;有效規範並終結過度捕撈、及非法、不受規範、或毀滅性漁撈,設法恢復永續產量的水準;保護至少 10%的沿海海岸與海洋區域。透過立法和政策,回應落實聯合國海洋法公約 (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 UNCLOS) 等現有區域與國際制度。

有趣的是,在許多關於SDGs重要性優先順序的調查問卷中,第14項 Life Below Water 總是排名倒數,相較於其他幾項永續目標,最不受關注。其實,若我們從消除飢餓 (海洋做為食物來源)、消除貧窮和經濟發展 (漁業養殖海洋資源開發等產業)、乾淨能源 (波浪發電、潮汐發電)、乾淨水資源和氣候變遷等其他SDGs目標整體觀之,海洋是關鍵角色,不能單一抽離來評斷。

珊瑚礁對於海洋的意義

海洋保育中,很重要的一個活動是珊瑚礁生態系的保護和復育。

海底的珊瑚礁生態系,覆蓋率雖只占海洋表面積的0.2%,卻有1/4的海洋生物在珊瑚礁生長,是海洋單位面積生產力最高、生物多樣性最豐富的生態系,如同陸地上的熱帶雨林生態系珊瑚礁是一個保護海洋種源的地方。

有四分之一的海洋生物,一輩子在珊瑚礁生態系長大,或者生命中某段時間必須在珊瑚礁度過,所以珊瑚礁生態系對海洋生物非常重要。有珊瑚,就有很多魚;珊瑚的結構減緩了水流,阻擋了大型的獵食者,提供了珊瑚礁魚類重要的棲息空間,因此珊瑚礁的保護和復育,能讓整體海洋生態逐漸恢復,孕育承載更豐富多樣的海底生物。

珊瑚生長需要石頭讓它長起來,所以會需要接近大陸陸地,因此受人類活動的影響就很大,人為破壞、污染和氣候暖化,已經讓珊瑚礁生長棲地受到嚴重威脅。

根據研究指出,在台灣,海洋受到污染,珊瑚礁被泥沙覆蓋而死亡,海水的能見度越來越差。伴隨沿岸的開發和濫墾濫建,海岸腹地的土木工程密集,夏天的颱風暴雨,常會將陸地上大量的泥土沖刷到海裡,使海水混濁。而細泥沙堆積在珊瑚上,嚴重影響珊瑚的呼吸及進食,懸浮性顆粒也阻礙珊瑚體內共生藻的光合作用;沖刷到海洋中的營養鹽又造成藻類過度繁殖,這些因素將引起珊瑚大量死亡。

台灣山海天使環境保育協會秘書長陳映伶,就是長期投入珊瑚復育的海洋志工。被稱為珊瑚媽媽或海天使老師的她,2016年起在龍洞租下九孔池,與潛水教練和海洋研究者開始種養珊瑚。從整地和移除過去的人為設施,到移植珊瑚苗,讓九孔池的生態盡可能回歸自然。珊瑚長大,需要時間,陳映伶說「有期待,但不著急。」從海洋領悟到人與自然的規則,藉著九孔池復育珊瑚,守護海洋。

一般人如何守護海洋?

對於一般人,如何守護海洋?陳映伶秘書長建議,最簡單的方法,是「先認識你餐桌上的魚。」認識魚的名字,瞭解牠的生命週期。例如,少吃黑鮪魚、少吃魩仔魚尤其魩仔魚不知不覺就吃掉了海洋生機。根據水產試驗所的研究報告,魩仔魚是兩百多種魚類幼苗的統稱,牠們是海洋魚種數量及海洋食物鍊的基礎。若捕撈情況不改善,最後可能導至整個沿岸漁業的滅亡。

因為各地有各自的物種,台灣有本土的永續海鮮選擇指南,儘量不吃珊瑚礁魚類,以養殖代替野生,吃數量多的不吃數量少的。目前台灣有幾家水產業者,也會加上責任履歷,註明魚的來源出處和捕獲方式,消費者可儘量選擇有責任的漁獲來源。

再來,夏天到海邊可穿著長袖泳衣,儘量不要使用防曬油,因為溶解在水中的化學物質會對珊瑚礁、魚類和其他海洋生物造成損害;也不要把貝殼帶回家,因為這些貝殼是寄居蟹的家。

來源:今周刊

友善環境 生態旅遊成時尚

生態危機也能是生機!台東縣卑南鄉富山漁業資源保育區早年因過度捕撈,漁業資源快速減少,經設禁漁區後,魚群生態逐漸恢復,高峰期遊客1年達到50萬人次,成為海洋保育生態教室,創造觀光與保育雙贏典範;南投縣埔里鎮一新社區透過魚茭共生、友善農法,成功復育白魚,成為生態旅遊體驗的新亮點。

東縣卑南鄉富山漁業資源保育區管委會主委陳志和表示,1997年他與當地居民主動發起海洋資源保育,2005年正式公告為禁漁區後,喜見生態復甦,因為遊客可以親近海洋,體驗餵魚樂趣,成為東海岸熱門景點。

但因人為干擾造成水質優氧化,潮間帶常見生物快速減少,2018年2月開始收費做總量管制,同年4月禁止餵魚,經休養生息再現生機,並在轉型海洋生態教室後,讓遊客對海洋生態保育有更深認識。

南投埔里一新社區多年前推動魚茭共生計畫,社區理事長林宥岑說,成功復育白魚後,生態池旁蝴蝶翩翩飛舞,池內除了台灣白魚,還有泥鰍、蝦子等生物,猶如小型生態系。農委會水保局南投分局長陳榮俊說,在茭白筍田中復育白魚,就不能施用農藥,雖然茭白筍產量因有機農法而降低,但因成功營造白魚生態棲地,吸引遊客到訪,帶來的產業加值與六級化發展,反而比原本單純的農業更佳。

埔里鎮一新社區推動魚茭共生,復育白魚有成效。(水保局南投分局提供/廖志晃南投傳真)

埔里鎮一新社區推動魚茭共生,復育白魚有成效。(水保局南投分局提供/廖志晃南投傳真)

來源:https://www.chinatimes.com/newspapers/20200427000512-260107?chdtv

來源發布日期:2020/4/27

海洋中有哪些礦產資源

海洋是人類巨大的資源寶庫,是未來社會物質生產的重要原料基地。現階段,世界各國都在競相發展海洋高新技術,開採海洋礦產資源。人類已經發現的海洋礦產有以下六大類:

石油、天然氣

海洋中蘊藏著極其豐富的油氣資源,其石油資源量約占全球石油資源總量的34%。上世紀末,海洋石油年產量達30億噸,占世界石油總產量的50%。我國海域油氣儲藏量約為40~50億噸,在不影響海洋生態平衡的前提下,勘探開發力度也在逐漸加大。

海濱砂礦

主要分布在沿海大陸架地區,主要礦種有:金屬礦物中的鈦鐵礦、金紅石、鋯石、磁鐵礦(鈦磁鐵礦);稀有金屬礦物中的錫石、鈮鉭鐵礦;稀土礦物中的獨居石、磷釔礦;貴金屬礦物中的砂金、金剛石、銀、鉑;非金屬礦物中的石英砂、貝殼、琥珀等。濱海砂礦經濟價值明顯,在工業、國防和高科技上均有重大應用價值。

海底磷礦

是指通過生物沉積或生物化學沉積作用富集於海底並具明顯工業價值的含磷沉積物。其主要礦物成分為磷灰石。主要分布在濱海外灘、淺海陸架等地,產出水深一般幾十米至幾百米不等。海底磷礦在醫藥、食品、火柴、染料、製糖、陶瓷、國防等工業領域應用廣泛。

多金屬結核和富鈷錳結殼

多金屬結核含有錳、鐵、鎳、鈷、銅等幾十種元素,主要是由鐵錳氧化物和氫氧化物組成的黑色「球狀」沉積團塊。在水深4500-5500m的海底平原上富集較多。在太平洋最富,其次是印度洋和大西洋。

富鈷錳結殼是一種海底自生的鐵錳氧化物、氫氧化物集合體。多儲藏在400~4000m深的海底,結殼一般厚1-10cm,最厚可達24cm。富鈷結殼所含金屬用於鋼材可增加硬度、強度和抗蝕性等特殊性能。

海底多金屬軟泥(熱液礦床)

是一種含有大量金屬的硫化物,海底裂谷噴出的高溫岩漿冷卻沉積形成。如果含礦熱液上升通道與海水隔絕,未被稀釋的熱液即以『煙囪形式』噴出,即形成了熱液礦床。這種熱液礦床富含鐵、錳、鉛、鋅、金、銀等多種金屬資源。對海底熱液噴口生物群的生存和繁衍的研究,也已經成為科學家們的重要課題。

可燃冰

是一種被稱為天然氣水合物的新型礦物,在低溫、高壓條件下,由碳氫化合物與水分子組成的冰態固體物質。其能量密度高,雜質少,燃燒後幾乎無污染,礦層厚,規模大,分布廣。隨著開採技術逐漸成熟,未來可燃冰的廣泛應用會給人類的發展帶來新的希望。

來源:https://kknews.cc/zh-tw/science/26oaxze.html

來源發布日期:2017/10/10 由 小安談裝備 發表于科學

可燃冰若開發成功 供台灣50年使用天然氣無虞

全球熱帶森林儲碳能力恐退居第二  森林砍伐是主因

2020 年 02 月 10 日

環境資訊中心外電;姜唯 翻譯;林大利 審校;稿源:Carbon Brief

研究發現,全世界熱帶森林從大氣中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正在衰退, 而位於高緯度寒冷地區的北方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速度正在增加。

這項新研究結合遙測資料和數學模型,詳細揭露 1992 年至 2015 年地球上所有生物區系的碳損失和碳吸收。研究顯示,世界上最重要的兩個陸地儲碳生態系統——熱帶雨林和北寒林,正在發生變化。


位於高緯度寒冷地區的北方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速度正在增加。照片來源:IBM(CC BY-NC-ND 2.0)

作者表示,研究探討的這段期間,熱帶森林碳損失的主要驅動力是森林砍伐。受影響特別嚴重的地區包括亞馬遜、印尼和東南亞。另一位科學家表示,目前還不清楚是什麼因素使北寒林的碳增加。一個可能性是二氧化碳施肥效應,也就是大氣中二氧化碳含量增加促進植物生長。

整體而言,研究結果顯示熱帶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衰退,相當令人擔憂。人類活動產生的溫室氣體排放約有 30%被土地吸收, 使其成為重要的「碳匯」。當樹木和其他類型的植群進行光合作用時,土地從大氣中吸收二氧化碳。植物利用二氧化碳長出枝條、根和葉。也就是說,只要植物還活著,就是長期的碳匯。

熱帶森林、北寒林合計佔土地儲碳的53% 其中北寒林的貢獻逐漸增加

這項新的研究發表在《自然生態與演化(Nature Ecology and Evolution)》期刊上,使用多種技術來繪製 1992 年至 2015 年全球所有生物區系的碳損失和碳吸收狀況,包括旱地、稀疏植生地、苔原(一種北極環境),以及溫帶林、北寒林和熱帶森林。

(溫帶森林所在地氣候溫和,四季分明,而北寒林則位於較冷的高緯度地區,特徵是常綠的松樹、雲杉和落葉松。)

 

下圖顯示了研究中所含的各種生物區系分布。溫帶、寒帶和熱帶生態系統進一步細分為「低矮植生地」或「森林」。「低矮植生地」表示未被原始森林覆蓋,地景以草、農田、灌木或莽原為主的區域。


作者結合數學模型和遙測資料分析每個地區的碳儲量。這些資料來自微波偵測「地表生物量」變化的衛星。地表生物量是覆蓋陸地表面的所有活植物的生物量,包含樹枝、樹葉、樹幹和落葉。1992-2015 年世界陸地生物群系分布,包括稀疏植生地(黃色)、苔原(藍色)、北寒低矮植生地(淺綠色)、北寒林(深綠色)、溫帶低矮植生地(橄欖)、溫帶森林(黑色)、旱地 (橙色)、熱帶低矮植生地(綠松石)、熱帶森林(深藍色)和裸露地(灰色)。 資料來源:Tagesson et al. (2020)

呼應過去研究,該研究發現熱帶森林和北寒林是最重要的儲碳生物群落。研究期間範圍內,這兩個生物群系合計佔土地儲碳的一半以上(53%)。

然而,來自瑞典隆德大學的主要作者托本.塔格森(Torben Tagesson) 博士說,這兩個地區的碳儲存能力有所差異。「研究結果讓我們掌握二氧化碳吸收量在世界各地的分布情況,並顯示熱帶森林的貢獻 正在大大減少。同時北寒林的貢獻正在增加。」

整體而言,土地碳匯在研究期間內有所增加,主要是因為北寒林吸收了更多的二氧化碳。研究發現,從 1992 年至 2015 年,陸地儲碳增加了 10 億噸。

下圖更深入地說明了這種差異。它顯示 1992 年至 2015 年期間,北寒林(黑線)和熱帶森林(紅線)對陸地碳匯的貢獻。上色區域表示誤差範圍。作者說,熱帶森林的不確定性較大,因為它們對影響碳損失和獲取的因素更加敏感。


1992-2015 年,北寒林(黑色)和熱帶森林(紅色)對陸域碳匯的貢獻。上色區域顯示不確定性範圍。資料來源:Tagesson et al. (2020)

該圖顯示,熱帶森林很可能從陸地碳匯的最大貢獻者變為第二大, 輸給了北寒林。塔格森說,下降的主要原因是熱帶地區的森林砍伐。

「人為土地利用和土地覆蓋變化對熱帶森林的儲碳能力有很大的影響。」

推測施肥作用增加北寒林吸碳 研究:最快2030 年就會失效值得一提的是,該研究僅探討到 2015 年,但此後,世界各地熱帶森林砍伐都在加速。去年年底,巴西亞馬遜地區的森林砍伐達到十年來新高,而中非和西非的森林砍伐也達到高點。

另一份發表在《自然永續性(Nature Sustainability)》期刊的研究發現,從 2008 年到 2014 年,巴西亞馬遜流域的次生林損失增加了一倍以上,導致釋放出 26 億噸碳(「次生林」是指近期重新生長而成的森林)。

巴西亞馬遜流域的次生林損失增加了一倍以上,導致釋放出 26 億噸碳。照片來源:CIAT/NeilPalmer(CC BY-SA 2.0)研究發現,熱帶地區的碳損失還受到乾旱等氣象因素的影響。乾旱會導致樹木死亡並加劇野火的危險。

塔格森說,北寒林吸收二氧化碳速度變快的原因難以理解。研究者發現,在研究期間內,土地利用變遷和氣象因素在北寒林碳儲量的增加上僅扮演次要角色。但是,他認為二氧化碳施肥效應可能發揮了作用。植物在光合作用中使用二氧化碳,因此,隨著人類釋放出更多的二氧化碳,植物似乎生長得更快,並且儲存更多的碳。

就算在研究期間,二氧化碳施肥作用增強了北方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但這種作用可能會減緩甚至逆轉。未參與研究的慕尼黑科技大學地表相互作用學者安賈.拉米格(Anja Rammig)教授說:

「問題在於:這些碳能在森林中保留多久?可能很快就會流失,因為樹木長得越快,就會死得越早。如果樹木提早死亡,可能 10 或20 年後換看到一個完全逆轉的局面。」她評論,這項新研究相當紮實地描繪出陸域碳匯變化的全貌。「因為作者研究的是地表生物量,而不僅僅是林業研究中經常使用的『綠化』效果。」

「綠化」是從上而下測量土地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變綠的程度,通常來自高解析度衛星影像。另一方面,地表生物量是覆蓋陸地表面所有活植物的質量。這考慮了所有生物量,而非上到下的估計,因此是測量森林碳匯更完整的方法。

未參與研究的波士頓大學氣候森林動態學者藍格.米尼(Ranga Myneni)教授表示:「這項研究的價值在於釐清主要生物區系對陸地碳匯的貢獻,以及這些貢獻隨時間的變化。」

※ 全文及圖片詳見:Carbon BriefCC BY-NC-ND 4.0

參考資料

  • Tagesson, T., Schurgers, G., Horion, S. et al. Recent divergence in the contributions of tropical and boreal forests to the terrestrial carbon sink.(2020),org/10.1038/s41559-019-1090-0
  • Wang, Y., Ziv, G., Adami, M. et al. Upturn in secondary forest clearing buffers primary forest loss in the Brazilian Amazon. NatSustain (2020).doi.org/10.1038/s41893-019-0470-4